www.98tyc.com_www.889suncity.com-【最顶尖的】:机构调研:千合资本参观苏宁北京门店富士康受益5G

www.98tyc.com_www.889suncity.com-【最顶尖的】

2019-11-16 07:26:31

字体:标准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  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德云社演员因病众筹惹争议 妻子:我们不是骗钱#标题分割#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,目前已停止筹款。  近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,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,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,引发大众关注、质疑和探讨。 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,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。 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,“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,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。”  德云社演员住院,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 日前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(本名吴帅)突发病住院,5月1日,其妻子张泓艺通过“水滴筹”发起筹款,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。水滴筹平台显示,目标筹款金额100万。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,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,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,有医保。  筹款发出后,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,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,且医保可以报销80%。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,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,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。此外,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,照顾吴鹤臣时,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,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。 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,但争议仍在继续。5月3日,“水滴筹”平台该项目关闭。  5月4日,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“关于吴帅(艺名:吴鹤臣)病情及若干问题”的声明,表示“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,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”。对于水滴筹募捐,德云社表示,此举系其私人行为。  吴妻:没想过要筹100万,我们不是骗钱 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,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,“就目前情况来看,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,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,医保卡可报70%-80%,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,所需花费在十几万。”  张泓艺表示,除住院费用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花销,“未知的事情太多了,康复也需要钱,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。” 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“上限”的意思,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。“我们不是骗钱,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,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。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,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,够花就好。” 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,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自己并没有权利卖,“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,如果能卖,100万出我们也认。如果往外出租,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,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,公公偏瘫,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”。  其称,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,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,需要车送医院。“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关于对手机的质疑,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,没有挪用善款。  张泓艺说,自吴鹤臣病后,她也辞去了工作,专心照顾他,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,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。“按北京的价格算,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。” 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,她也只有承受,“不骂我,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,骂他,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。” 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,“筹款是我发起的,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,本来想着养老,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。确实没有办法了,不然我不会想这招。这些天家里不好过,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,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。”  来春荣称,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,而是提交给“水滴筹”。  5月4日,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家庭基本情况证明”,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,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,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。  有关吴鹤臣家的“两套住房”,“证明”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,面积为32.1平米,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,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,他们去世后,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,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。另外,证明中写道,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,新车总价值。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,此外没有店铺、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。  5月5日下午,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“证明”的真实性,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,“来春荣(吴鹤臣母亲)是我们这里老居民,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,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,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。”“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,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。” 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。

责任编辑:www.98tyc.com_www.889suncity.com-【最顶尖的】社友网: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关键词 >>

继续阅读

热新闻

热话题

热门推荐

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
百站百胜: 美智库:美军评级仅为及格无力同时打两场战争 人民日报:幻想撕裂的香港换取西方支持自取灭亡 日防卫相拿灾情开玩笑“我是雨男带了三次台风” 商务部王斌:年内猪肉进口将超300万吨 安邦财险被动“清仓式”减持招商银行发生了啥? 快讯:中烟香港股价拉升涨超6%此前电子烟禁售令公布 消防员回忆木里山火牺牲战友:他们是英雄更是兄弟 90Hz刷新率的手机强在哪?看了这篇你或许就会明白 通用医疗召回部分麻醉系统产品半年召回产品高达9次 提前一年!第三届进口博览会签约企业超百家 机构:国内成品油零售限价上调窗口今晚有望开启 称36氪报道不实优信提起诉讼已被受理 湖北省领导与许家印座谈望恒大在湖北加大投资力度 公安部门提醒:“炒鞋热”暗藏陷阱切莫投机 夫妇装修房子前买26桶油送邻居留致歉纸条:打扰 招商基金董事长李浩退休招行行长助理刘辉接任 供给回升矿石后期或震荡下行 吕膺昊:中资企业在海外投融资时应多地了解目标市场 这个数字几乎所有实验室都在用,却让科学界陷入危机 金证研年度研究:和远气体“旁氏”资本迷局(上篇) 谁能拯救力帆?控股股东负债300亿已多次违约 赵薇执导《还珠格格》第4部?工作室回应 青客上市成长租公寓第一股 营收增长较快但震有科技经营性现金流持续为负 中日关系正发生历史性巨变王毅这番话很意味深长 湖南、山东之后上海也要全面清退P2P?协会紧急澄清 新交所:高品位铁矿石期货交易量创历史新高 汇丰控股业绩逊预期股价跌逾1%部分大行出货 罗永浩回应成“老赖”:“卖艺”也会把债务还完 融创中国拟发行6.5亿美元7.5%优先票据 第二届进博会更 中央政治局为什么能坚持集体学习? 雅高控股逆市九连扬暂涨逾8%本月累升近1.4倍 中金资本单俊葆:中国需要更多有长期投资理念的LP 45家私募疑似失联融钰集团前关联方、中钰系在列 CEO突然离职、业绩预测疲弱Gap股价盘后跌超10% 10月份全国城镇新增就业1193万人提前实现全年目标 物理学家因论证“男女已经很平等了”被解雇 消费金融呼唤行业自律 香港贸发局华东华中代表钟永喜:进博会港企双城记 央视评论员:区块链的应用不是炒币希望炒币者冷静 谢汉立:上海清算所拟打造大宗商品的“支付宝” 腾讯明日放榜现走高近2%破10天及20天线 云南旅游拟斥资逾2亿收购恐龙谷后者近三年营收下降 全面下架突发重大利空这个千亿市值板块要 谷澍:银行要服务制造业发展推进普惠金融和金融科技 中通快递:双十一当日快递订单量已破亿 9月份洗衣机旺季不旺冰箱销售同比基本持平 需求难有大改观沪铜反弹基础不牢 聚焦食品与农业进博会助力中俄经贸关系提质升级 美国女子控警察过度执法:被绑椅子上戴面罩电击 国泰君安(香港):中国建材维持收集评级目标价8港元 人民日报:资金如何向实体经济引流? 深交所:新大正、矩子科技披露招股书拟上市 京张高铁最高时速可达385公里车程缩至1小时 微信支付等亮相2019进博会展示科技创新成果 小米透露进入日本市场计划日媒:欲超越苹果 “买遍全球”彰显中国对外开放新水平 农林牧渔板块盘中拉升农产品触及涨停 2020年度国考:平均60人只有1人能考上 蓬佩奥鼓动德国抗中默克尔无视美国警告拒绝响应 长春长生破产长生生物投资者索赔前景难料 天津市委领导开会一市管集团副总打瞌睡被责令检讨 深圳:行人在机动车道使用电动平衡车等将加重处罚 老人闯红灯被阻扇交警耳光高声质问:你管得了吗 电子烟不得通过互联网销售 不止导航北斗系统能为你做的还有很多 波司登卖1万多元的羽绒服自称“高科技”你会买吗? 苹果推送iOS13.2.2系统更新修复杀后台问题 Android10不再为老旧App提供菜单导航键 传智播客无证经营校区被列“黑名单”供应商质量恶化 英国国际航空集团将以11亿美元收购西班牙欧罗巴航空 内地企业继续撑起香港IPO市场10月22家内企占比7成 博茨瓦纳与莫桑比克现任总统分别胜选外交部祝贺 是什么让黄金下破1450美元关口? 中资券商股普遍低走申万宏源跌逾3%创上市新低 英国首相与欧盟展开了一场世界级的“踢皮球” 第三季度消协解决投诉逾18万件家用电器投诉居第一 学者谈中国商业太空旅游:希望早日买到去月球的票 甘源食品IPO:80%收入靠经销商产品单一提价空间待考 传阿里拟将IPO价折让升至5%港券商预留460亿孖展额 步艳红:理财业务必须打破刚兑、回归代客本源 汇丰:华润水泥维持买入评级升目标价至9.4港元 浙江小学生戴“头环”监测走神教育局回应 比利时公主将率团访华预计签署50份合作文件 王思聪欠1.5亿成被执行人普思资本称外界捕风捉影 甘肃多地降温降雪中铁兰州局启打冰除雪应急预案 国债期货直线拉升10年期主力合约涨0.32% 女子造谣无锡一工厂发生特大食物中毒事件被拘 从无名到知名谁是天猫“双11”的强势黑马? 青青稞酒签约项目终止大股东年内套现逾6000万 死蟑螂安全套英国家庭在美国迪士尼酒店遇 阿里巴巴戴珊:已为897万三农用户提供8169亿元贷款 百亿私募趋向年轻化知名量化私募火速晋升百亿 四川成都街头一辆轿车连撞5车目前伤亡情况不明 短期存在调整需求注意防范风险 邮储行涨近2%破顶高盛升至买入评级 部分药股受追捧中生制药涨逾2%主动买盘达7成 上海迪士尼仍翻包检查距离入园新规落地仅两月 美法官裁决弹劾特朗普调查合法美媒这样说 视频|北京市税务局:共享减税降费红利 柳传志:良好的法治环境让企业家更加放心 中信证券:从托管看7成北上资金有长期价值投资特征 年内第三碗 特斯拉重获消费者报告推荐通用汽车排名急剧下滑 险资前3季新增权益投资超3000亿偏爱金融、地产板块 《上海市公有住房差价交换办法》发布 睡一觉醒来眼角膜被灼伤这个东西很多人都在用 饿了么口碑第二财季营收68.35亿元同比增长36% 特朗普遭遇“麻烦”英国今日又有大事 谷歌21亿美元收购Fitbit巨头抢滩健康可穿戴设备 官方回应景区违建别墅被没收:政策存在过错 蔡英文选前豪掷8亿农机补助台农民:看得到吃不到 银保监严抓会计信息质量拟发文对虚假做账说不 小米和美团获准调入港股通名单10月28日起生效 美联邦退休金坚持投资中国:符合委托人最大利益 改进换脸术%无需 恒丰银行丑闻被揭高管质问财新记者:跟你有什么关系 土地市场成交趋淡态势延续部分房企拿地积极 新西兰现尿不湿藏针幼儿穿后抓屁股哭闹 新华时评:时不我待香港正处在最危急的关口 中企承建金矿所罗门总理:曾在西方运营下被迫停产 双11中国苹果商店购物类App首次安装量280万次创新高 国元国际:恒指昨日跌幅为2.62%收报26926点 午评:两市低位震荡区块链次新股跌幅居前 *ST华业收上交所问询函:股价今日上演“地天板” 中国资本带飞希腊比港比港员工:不辜负习主席期望 蓝皮书:广东位居中国互联网经济发展指数首位 小伙住酒店发现摄像头正对床:幸亏我没女朋友 新京报:“被埋男婴”的命运要交给合格的“父母” 调查:近1/3德国人是月光族月底最多只剩50欧元 创业板改革时间窗开启提升包容性最受期待 浙江龙港撤镇设市后会设高铁站吗?官方回应 阿里233亿增资这只物流独角兽菜鸟要先飞? 一年13家谋划撤离港股公司私有化浪潮来袭 媒体:“老糊涂”的发病机理目前还是“糊涂账” 发改委林念修:建立开放透明市场推进有效监管 私募抢跑围猎MSCI“纳A”扩容机会已锁定这三类股票 巴格达迪死后美国的下个目标会是谁我军少将:中俄 老虎环球基金Q3清仓瑞幸咖啡押注拼多多持仓翻倍 拜登批特朗普经济政策:他对中产阶级缺乏同理心 如何加快建农村留守妇女关爱服务体系民政部回应 中汇集团飙近7%再破顶全年多赚34.1% 打破沉默比尔·盖茨谈爱泼斯坦称自己“判断错误” 动于九天之上的东风17是水漂弹道还是钱学森弹道 北京大兴机场迎来首个国际航班 周亮:加大金融反腐败力度坚决清除搞权钱交易 港股汽车股上涨长城汽车涨4.01%比亚迪股份涨3.06% 1年收益率高达40%高收益债江湖“秃鹫”出没 中信证券:母公司10月实现营收36.4亿实现净利27亿 沧州银行前3季营收微降靠免息政策等实现净利增长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魏尚进:反全球化的偏见由何而来 老人被暴徒扔砖击中头部重伤港警:已锁定嫌疑人 WeWork估值大幅下跌小股东对其提起集体诉讼 上海市财政局局长过剑飞任久事集团董事长 评论:建立金融服务乡村产业振兴长效机制 减税降费效应持续显现上市公司三季报展示多重利好 “双十一”账单凸显中国消费四大亮点 外汇局:推出促进贸易投资便利化12条措施 一图逛遍进博会|有哪些亮点?有多么不一般? 阿里233亿增持菜鸟你的双11快递收到了吗? 两次IPO未果转战科创板国盛智科2016年业绩令人迷惑 上海着力金融科技中心建设首个产业联盟成立 深圳发布P2P平台风险警示建华金融、石榴壳等被点名 香港教育局:全港学校15日至17日继续停课 陕西:确保年底前全面完成秦岭违建别墅清查整治 英媒%中国 日媒:国内消费萎缩日本清酒在华找出路 欧洲央行原司长:数字货币是未来的货币形式 美联储年内第3次降息全球货币宽松大潮“见顶”? 习近平与法国总统马克龙共同出席中法经济峰会闭幕式 1时03分59秒2019秒天猫双11成交总额冲破1000亿 土耳其称遭袭击至少1名士兵死亡库尔德武装否认 泰升集团宣派特别股息每股0.52元 拜腾CEO:早晚会做高端出行M-Byte全球订单超5万辆 清华教授余剑峰:公司名字、CEO颜值也能影响股价 金茂、中海、平安拟5.75亿元转让青岛中欧国际城 国考报名143.7万人过审:最热职位难度堪比考清北 国信宏观固收:哪些违约债券已经全额兑付? 科博会52个京津冀签约项目计划总投资额近150亿元 复星医药:控股子公司产品抽检不合格52444支被召回 广发策略:A股盈利“圆弧底”确认关注可选消费+银行 德媒:中国厂商凭什么称霸非洲手机市场? 瑞达期货:证监会核准设立瑞达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苏丹北部一军营附近发生爆炸致3名儿童死亡 “七年长跑”终点在望RCEP要来了 法媒:马克龙再访华将为法企在华争取到更多商机 微创网络科创板IPO获受理实控人是“打工皇帝”唐骏 银行理财子公司陆续开业万亿资金增持A股 康德莱医械拟发行4000万股预期11月8日上市 人民日报:不能只给基层干部提要求还要搭把手 多头担忧又少了一个:2018年股债双杀的惨剧不会重演 香港暴徒的无耻谣言被“天眼”戳穿(图) 美国三季度GDP环比增长1.9% 我国前三季度彩票销量下滑17.7% 河南银保监局指导辖内银企达成债转股协议1397亿元 长城网评论:致敬记者节致敬记录者